当前位置:主页 > 高端访谈 >

淮海工学院志愿者带领留守儿童看望父母 助力圆

时间:2018-07-08 13: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青年网连云港9月13日电 (通讯员 唐顺涛)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暑假依然没有父母的陪伴。为了让这些孩子过一个多彩的假期,7月30日,淮海工学院 博爱青春小分队 来到位于连云港

  中国青年网连云港9月13日电(通讯员 唐顺涛)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暑假依然没有父母的陪伴。为了让这些孩子过一个多彩的假期,7月30日,淮海工学院博爱青春小分队来到位于连云港市海州区板浦镇的罗圩小学,给他们带来了精彩的节目,还将陪伴其中两位小朋友到他们父母打工的城市去看望父母,与父母团聚。

  走进港城高等学府 感受浓浓大学氛围

  早上八点,志愿者们准时到达了罗圩小学,孩子们早已在那里等待。当问及他们要到大学了感觉怎么样,孩子们都很期待,在路上问了很多关于大学的事情,志愿者们尽自己所能讲给小朋友们听。看到教学主楼,孩子们对主楼感到了深深的兴趣,而且还看到了楼上的避雷针,志愿们解释了那个针可以在阴雨打雷天可以把雷倒入地下。孩子们还去参观了海洋馆,他们对海洋馆的生物极其感兴趣,馆长也做出了一些专业性的回答。“再过十几年我也要来这里上学!”孩子们表示。

  苏港两市联动 助力留守儿童圆梦

  这个月初,老师卞辉和学生唐顺涛在组织暑期“三下乡”活动时,晓若和芷芮俩姐妹告诉她,她们俩很想念在苏州打工的爸妈,想到苏州来。在征得姐妹家人和学校同意下,卞辉和唐顺涛决定带着俩姐妹一起到苏州来,让他们一家团圆。姐妹俩还有一个弟弟,但年纪太小,并没有带上。

  这是姐妹俩第一次出远门,也是这半年来第一次见到爸爸妈妈,两人都有说不完的话。“好多东西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这次我还自己玩了一下。”芷芮开心地说。芷芮所说的这些新奇的事,就是像刷电梯卡、刷宾馆房门卡、坐地铁、坐出租车这些对城市人来说非常平常的事情。“昨晚,俩姑娘还为了谁用卡刷门,谁先洗澡,谁先刷牙争执。”卞辉笑着说。

  经过六个小时的车程,周晓若、周芷芮姐妹两人在淮海工学院志愿者的带领下终于来到苏州,这是她们第一次远离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三年前,这对姐妹花的父母从家乡连云港来苏打工,从此与爸爸妈妈见上一面成为她们最奢侈的期待;见上一面,也成为父母心里永远的无奈与歉疚……

  见到孩子,做妈妈的李芹显得有些激动,毕竟过完年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两个女儿。这家位于阳澄湖的服装厂,是周萍善、李芹夫妇两打工的地方,这一待就是三年多的时间,每年夫妻俩会有十万元左右收入,他们说赚的比在家里多,每年都会存下钱,给孩子们以后上大学用。而老板对他们也不错,还特地建立家庭式的厨房,也让他们可以下厨做饭给两个女儿吃。

  和父母在一起,是这些留守儿童,朴实而奢侈的愿望。无论是加快新农村建设,让父母返乡,还是完善各种随迁政策,让留守儿童跟着父母进城,我们希望,能有更多像一样的孩子能尽快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

  莫让孩子在留守中荒芜 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最遗憾的是,“爸爸装饰着别人的梦,自己的梦却在空中,想念爸爸妈妈,常常满泪花。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的家再好,怎比得上和爸爸妈妈的那个家。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像其他孩子一样牵起你们的手一起游玩?”这是小候鸟们最真实的生活。

  如果跟着父母进城,小候鸟们能在父母奔波忙碌中得到足够的关爱吗?面对高高的户籍壁垒,又如何从稀缺的社会公共服务中分享到自己应得的一份?

  小候鸟的宏大命题,不是一个家庭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共同的担当。伴随着中国不可逆转的城市化进程,人口流动是历史的必然,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可是,在这样一个充满转型与阵痛的“流动时代”,如何让追逐梦想的流动人群告别候鸟式的“半城市化”状态?如何避免父母为孩子外出打工挣钱,下一代却在留守中荒芜的发展悖论?

  或许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不是没有追寻,只是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而于当下中国而言,社会各界提供必要的支持,是减少小候鸟们的亲情缺失、教育缺位、行为失范与安全隐患的必要途径。